网络文学信息发布_热门小说在线阅读 - 嘎嘎小说网

您的位置 : 嘎嘎小说网 > 小说库 > 被妖缠身的我其实没有未来
被妖缠身的我其实没有未来

被妖缠身的我其实没有未来 死灵双侍

连载中 战斗 玄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1-02-10 15:06:45
某个早晨,平凡的高中生王晨遭到了自称蜘蛛精的可爱少女袭击。这位突如其来的入侵者使得王晨原本平静如水的日常掀起了惊涛骇浪。......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这是梦境?”小七呆呆的望着周围有些陌生但又熟悉的场景,有些发懵。她站在一条狭窄的栈道上,两旁是高耸的山峰。她回过头,紫气在她视野不远处翻腾凝结,渐渐聚成了那个让她怀恨终身的影子。

“果然,你从这边来了。”小七张开嘴,却说出了莫名其妙的话,“在这里陨落吧,混沌。”我在说什么?她感到无数复杂的情绪在心中翻腾,却又说不清道不明是什么,只能静静等待“自己”做出决定。梦中的“自己”缓缓抽出佩剑,剑一出鞘便发出雷鸣般的声响,只震得整个峡谷都嗡嗡作响。

混沌没有说话,他望着小七笑了,笑容里只有嘲弄和鄙夷。

小七轻轻摩梭着剑刃,一道道耀眼的闪电从天而降,对着混沌进行着反复的轰击。混沌大吃一惊,紫色的火焰覆盖了他的身体,形成一层保护膜。可每当他成功抵御一次雷击,紫炎的亮度就会暗淡几分。终于,雷暴结束了。然而小七没有给混沌任何喘息的机会,凌厉的斩击将他逼得连连后退,同时也在他身上留下了数不尽的伤痕。

“放弃吧,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随着最后一剑划过混沌的胸前,小七将剑锋抵在了混沌的心脏。“如果你有任何试图凝聚功力的行为,我便会毫不犹豫的刺穿你的心脏。”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条路逃跑么?”混沌举起手,轻蔑地笑了,“逃亡的路有四条,东南西北,可唯有这条路是只能通往人界的。连笨蛋都知道我不可能走这条路。可为什么你们依旧会在这里埋下伏兵呢?”

“你在说什么。”小七将剑锋往前送了几分,刺得混沌的胸口沁出些许血迹,但混沌笑得更开心了。“道家需要名分,在这条路上守卫这的你是当之无愧的最强战力,如果连你也无法阻止我,道家就不必为这次失败付出任何代价,甚至可以靠一手主动认错来收买人心。你,只是一颗弃子。”

“你想扰乱我的心智,”小七的情绪没有太大的波动,她缓缓上前,带着雷电的手掌轻轻摁在混沌身上,强烈的电流让混沌也浑身一颤。但混沌依然没有停下,继续说道:“你不觉得最近的行动总是莫名的失败么?”

他的话让小七浑身一抖,“北门事关人类安危,最为重要,我提议让实力强大的雷圣独自看守。北门如此重要,怎能指派一人。我的理由有三,一,雷圣实力强大,足以和深受重伤的混沌正面抗衡,其二,,北门虽为安危重地,但混沌不可能转战人间自投罗网,其三,东南西三路皆需防守,而诸位无人能单独战胜混沌,故只能让雷圣独守一方。”听着混沌丝毫不差的将七圣的最后一次密谈惟妙惟肖的模仿出,小七,不,雷圣表情凝固了。“你被卖了啊,傻丫头,我们妖族早已分兵三路,去猎杀七圣咯,我在这里只是为了拖延,你还真以为能战胜我不成?”

小七心中大惊,忙挺剑刺去,却没想到先前羸弱的混沌竟轻松握住了剑刃,稍一使劲,这柄由雷霆打造的神兵利器便断为两截。

“亏你的大长老还信了我入侵人界给道家扬名机会的鬼话,”混沌捏住雷圣的头,轻而易举的将她提起,“接下来我会入侵人界,战争才刚刚开始。”说罢,他攥紧了手,伴随着“噗”的恶心声响,小七惊醒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幽深的走廊回荡着她孤独的啜泣。

“咕噜。”奇特的声响回荡在王晨的耳边,王晨懒散的梦呓着,用脸缓缓摩擦着自己的枕头。“嗯?”枕头莫名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些疑惑,但他没有深想,白天积累的疲劳让他根本不想动弹。

“咕噜。”同样的声音再次响起,“搞什么呀!”王晨不满的睁开双眼,眼前是一大片被绷带缠绕着的雪白肌肤。他下意识的直起身子,最后看到的是一张已经红得发紫的俏脸。随后,他便再度失去了意识。

夜晚的街道,呈现出不同白日的繁华景象。来往人员川流不息,人们纷纷聚集各个酒吧和大小饭店。烤肉与啤酒的香气混合在一起,让整条街都充满了独特的气息。

听着四周人们的欢声笑语,望着桌上堆成小山的烤串,王晨感到有些迷茫。“这是啥情况?”他冲着桌对面自暴自弃的塞着烤肉的赵织珠问道。赵织珠白了他一眼,一言不发。

王晨讨了个没趣,也便不在追究。烤串诱人的香味让他沉寂的胃开始活动。他拿起一串,刚放入嘴中,就觉的腮帮子撕裂般的痛苦。“这是什么情况?”他无语的摸着自己的脸,才发现左脸莫名肿起一大块。他费力的回忆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片伤口是什么时候新添的。

忍着脸颊火燎的感觉,王晨小口的着肉。“伤口怎么样了。”他无意间看到赵织珠被绷带包裹的双手,想起些什么。“昨天对抗凤凰的时候,你是怎么做到突然消失又出现的?”

赵织珠咽下嘴里的东西,伸出双手。王晨仔细打量一番,却没发现任何东西。“你摸。”赵织珠又把手向前伸了一点。“摸?”王晨有些不理解,但还是揉了揉她被绷带包裹着的小手。

“恩公!”王晨的行为让赵织珠瞬间涨红了脸。“没让您摸我的手!”你不说清楚,王晨在心里抱怨着,向着赵织珠示意的地方伸出右手。“咦?”王晨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他想往回收手,却发现似乎黏住了什么东西。“这是什么?”

“这是之前看电视学到的,只要适当调整蛛丝的色泽和反光程度,就可以将它和环境融为一体。”赵织珠松开双手,让王晨得以将手拿近。果然,在灯光的照射下,王晨的手上粘着一圈淡淡的,毛线粗细的物质。“厉害啊。”王晨由衷的称赞,他想把蛛丝拿下,却未曾想蛛丝的强大粘性将自己双手粘在了一起。

望着被蛛丝弄得手忙脚乱的王晨,赵织珠得意的笑了。“这可是我目前能织出的胶性最强的网了,除非割手,否则根本不可能挣脱。”

“哈?为什么?”王晨惊呆了,他试图分开双手,却没想到连皮肤都快扯下了,蛛丝却丝毫没有深长的意思。“你能解开吧。快帮忙啊。”

“不要!”赵织珠赌气的低下头,“谁叫恩公您占了便宜就忘。”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王晨苦恼的向后仰去,面色突然凝固了。“现在几点。”他直起腰,悄声问道。

赵织珠抽出手机,扫了一眼。“9.30啊,怎么了。”

“有些不对,”王晨警惕起来,“周围的人都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周围的人?赵织珠望向周围,原本人声鼎沸的餐馆不知何时都变得空荡荡的。本来热闹非凡的街道此时安静的无比诡异。

“情况不对,先离开这里。”王晨也想站起,可被死死束缚的双手却让他差点摔倒。“把这个给我解开。”王晨想要抬起手,可刚刚无意间的一扶,让蛛丝死死黏在了烧烤摊的简易餐桌上。

“真是滑稽。”冷笑声让二人停下了动作。原本守在烧烤摊前的大叔此时脱下了喜庆的围裙和帽子。他拿起一旁的黑色手提箱,带着金色配饰的黑色长风衣反射着幽暗的光。

“是你。”王晨认出了他,正是当初大战凤凰时道家三人组里领头的大师兄。大师兄微微点头,抽出了插在手提箱里的黑色长剑。“当初百货商场中,你的一番发言可真是慷慨激昂啊。”

“你什么意思,”望着道家师兄步步紧逼,王晨想要后退,但手却仍死死的粘在桌上纹丝不动。

关键时刻,赵织珠挺身而出。她横插在两人中间,冲着师兄怒目而视。“你要干什么。”

“是你,就是你!”不曾想,看到赵织珠的师兄一改温文尔雅的形象,变得歇斯底里。“都怪你都怪你!”他大声咆哮,发疯般的挥舞着手中的剑,“是你让我在众人面前丢足了人,是你让凤凰造成了那么大的破坏,这都是你的错!”

“咦,咦?”看到满眼血丝的道家师兄步步紧逼,王晨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但即使如此,赵织珠依然没有闪开,她合并双手,拉出一根细长的银色长丝。

“可惜,”道家师兄突然停下了脚步,神色似乎有所缓和。“即使如此,道家的规定依然不允许私自对没有罪证的妖出手。”

“既然如此,那你到底想怎样。”王晨死死盯着他,不祥的预感笼罩着他的心头。

道家师兄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来回移动,最后冲着王晨露出了今天最狰狞的微笑,“但道家的规定可没有保护你的条款哦。”

什么?王晨还没来的及细细品味这句话中的含义,强大的气浪就将他远远震飞。赵织珠没有迟疑,她一转身,猛一蹬地,纤细的双腿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将她整个人推向空中。但还没等她双脚离地,一张巨大的网便将她紧紧缠住。

“这是什么?”赵织珠拼命挣扎,可无论怎样都无法挣脱。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力量似乎被这张网所抑制了。

不远处,两个衣着打扮也是黑色风衣的道家人员缓缓走来,白日里的道家三人组此时竟然全部出现在这里。师兄嬉笑着走来,轻轻拍打着无法反抗的赵织珠的脸。“有趣吧,这是我们道家长老赐给我的法器,它能够抑制一切被困住的妖,让他们无法使用力量。”他一扬手,心领神会的师弟师妹便将双手仍与桌子紧密相连的王晨拖到身边。师兄一把撕开王晨的袖子,细细打量着赵织珠曾经留下的痕迹。“有趣,有趣,哈哈哈哈哈。”他指着印记,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这居然是个归属印,这个妖居然自愿将一生献给这个普通人类。”师兄扬起手,冲着愤怒的望着自己的王晨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住手!”赵织珠拼命的反抗着,“不许碰我的恩公!”

“恩公,听听,多亲切。”师兄微微一笑,飞起一脚将王晨连着桌子一同踢翻。“这么说,救了我们的你。我们是不是也该亲切的喊声恩公?”他卡着王晨的脖子,强迫他跪在地上,“可是我叫不出这种少女的可爱啊,你会介意么?”

“你可以叫一个让我听听。”王晨咬紧牙关,右腿发力强行使自己站直身体。随后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中,他扬起手上的桌子冲着师兄砸去。

“咔嚓,”伴随着什么折断的声音,王晨再次跌倒在地,他的右腿此时呈现一种不自然的弯曲,很明显是折断了。

“挺有骨气啊,小子,”师兄缓缓收回踢出的右脚,冷冷的望着紧咬牙关倒吸着冷气的王晨。“可惜你面对的是我。”

“恩公!”赵织珠用力挣扎着,白皙的肌肤被粗糙的地面摩擦出一片片鲜红。

“小伤,没事。”王晨呲着牙,向赵织珠露出了极为难看的笑。汗水顺着他擦破的额头流下,一滴滴滴在地上。

王晨的话加重了师兄的愤恨,他随手握住王晨的另一条腿。“咔嚓,”伴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破碎声,王晨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别,别这样。”赵织珠早已看不下去,她扭过头,冲着身后负责看着自己的师妹苦苦哀求着。“求求你,救救恩公吧。”少女眼神中透露着同情,但仍然坚定的摇摇头。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不是同族么。”赵织珠大声质问着,但这声质问很明显激怒了师兄。“同族?”他指着痛不欲生的王晨,反问道:“他让我蒙受如此屈辱,死不足惜,留他一条命已经是看在同组的份上了。”

“对了,”突然,仿佛想到了什么,师兄露出了下流的微笑。“虽然不能让你的恩公不痛,但是我可以给你机会分担他的痛苦啊。”望着赵织珠一副不知所云的表情,他笑得更开心了。“这样。”师兄站在王晨身后,轻轻扶住他的肩膀。“从现在开始,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敢多说一句话,我就让他感受一下我的爱。”

“什么?”赵织珠没有听明白,但师兄明显不管这个,他稍一使劲便卸下了王晨的左肩。“混蛋!”痛苦的怒吼回荡在真个街道。

“现在,叫个老公听听,不然...”师兄爱怜的抚摸着王晨的右肩,“你懂的。”

“老...公..."望着疼的面部扭曲的王晨,赵织珠流着泪,发出了微不可闻的细声。“哈?”但师兄依旧不依不饶,“说那么小声,谁能听见?你不会是在偷偷骂我吧?”这么说着,师兄的手又一次碰到了王晨的肩。

“不,不。”赵织珠急忙摇头,“老公。”这一次,声音便大了许多。

“真乖,”师兄随手丢下王晨,粗暴的揉着赵织珠精心保养的银发。“对了,之前有人跟我说了个有趣的东西。妖被提到化形前的某些习惯会无比害羞是吧?”得到了伙伴的确认,他更加得意了。“让我们挖点猛料出来吧。”

“你的本体是个蜘蛛,是个什么蜘蛛啊?”师兄温柔的捏住王晨的下巴,轻声道。“雪蛛,”赵织珠丝毫不敢迟疑,连忙回答。“那你有毒么?”

“没有。”

“没有毒你怎么捕食?等着虫子送到你嘴边?你不是在骗我吧?”师兄的嘴角微微上扬,“我可是最讨厌撒谎的人了,当然,所有妖我都讨厌。”

“我没有骗你,我们依靠的是体色和敏捷,真的没有毒。”

“是么?那你喜欢什么虫子啊,生过多少蛋啊,请详细的回答我,不然,你懂的。”师兄享受的望着赵织珠痛苦的神色,露出了无比变态的表情。

“够了!”王晨吐掉嘴里的血,阻止了想要开口的赵织珠,“不用理这种人渣,他早晚会为他的罪行付出代价。”

“罪行?你是在说我?”师兄大声吼叫着,“你居然,居然说我有罪?我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道家,我有什么罪?”他卸下王晨的下巴,将手中的剑缓缓送入。“我要让你为你的罪行付出代价!”

“师兄,情况有些不妙。”队友焦急的声音打扰了他的雅兴。师兄冷哼一声,刚回过头,紫色的气浪便将他掀翻。王晨呆呆的望着轻而易举挣脱束缚的赵织珠,她的身上紫炎缠绕,强大的压迫感让所有人心底都产生了恐慌。

“混沌眷属!你的体内有混沌的血脉!”狂笑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原来是师兄。此时他披头散发,整洁的风衣肮脏不堪,双眼却精光四射。“本来你没有理由伤害你,现在有了!”这么说着,他举起剑,银色的光辉在他的剑刃上聚集。赵织珠却连看都懒得看他,随便一抬手,无数紫色的尖刺从她掌心射出,师兄急忙用剑护住心脏,才勉强保住了一条性命。“救救我!”他瘫倒在地,像只虫子一般痛苦的蠕动着。“对不起,对不起,别杀我。”

赵织珠没有追击,她扯断缠绕着王晨双手的蛛丝,将他一把扛起,只是一个起跳,便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