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信息发布_热门小说在线阅读 - 嘎嘎小说网

您的位置 : 嘎嘎小说网 > 小说库 > 弃妃翻身,这个陛下我包了
弃妃翻身,这个陛下我包了

弃妃翻身,这个陛下我包了 兰羞羞

连载中 虐恋情深 穿越小说

更新时间:2021-03-02 11:48:50
一朝穿越,竟成为深宫弃妃,不仅身患恶疾,还背负臭名?还好她深谙电视剧套路和各种小说精髓,智商情商都在线,不就是争宠宫斗吗?谁怕谁啊!来啊,互相伤害啊!某陛下慧眼识珠:“爱妃如此聪慧,对付后宫这等智商堪忧的妃子,已绰绰有余,根本不需要朕出手。”这是自然,只要你不来烦老娘,老娘自在得很!然而,复宠之后,某陛下:“听说有人身上的熏香熏着你了?爱妃你没事吧?今日太阳很大,你不要出门了,免得晒黑了,朕自己来找你……”啪啪啪,这脸打得,真香!......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叶寒司本不想去见那两位昭仪的,一听太后开始唠叨,赶紧站了起来,一撩袍子,淡声道:“朕这就去看看。”

他身姿挺拔如青松,步伐生风,眉目矜贵而冷峻,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威严而清冷的气息。这样的男人,这般模样,莫怪正争得面红耳赤的魏昭仪和杨昭仪一见叶寒司,便顿时收敛了脸上的狠戾,都转而换上了温婉可人的面孔,齐声道“陛下,臣妾无心打扰,实在罪该万死。”

叶寒司淡漠地掠了她们两人一眼,声音低沉,带着寒意:“是吗?既然觉得有罪,那就去领了罚再来,来人,将两位昭仪带下去学规矩。”

魏昭仪:“.......”那个陛下,我只是谦虚一下啊,不是真的觉得自己有罪!

到底还是杨昭仪机灵,赶紧出声道:“陛下,臣妾是有罪,不过事关重大,可否容臣妾禀明了,再去领罚?”

眼看着就要被她抢去功劳了,魏依依自然是不依的,她不像杨昭仪那么婉转,上前一步,直截了当道:“陛下,臣妾可以破五子阵图!取图纸来,臣妾解给你看!”

叶寒司很是怀疑地掠了魏依依一眼,不过最终还是负手而立,威严地命令道:“取五子阵图来。”

杨昭仪恨得咬牙,可是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她若再抢话头,必定会被陛下不喜的,再说,那楚婕妤既然将图纸送给了她,定然是留了后手的,她不相信楚玉惜会心甘情愿将五子阵图的破解方法告诉魏依依!

五子阵图取来了,叶寒司身边的人将这图纸铺开,用镇纸压住了四角。

“魏昭仪,这图如何解,你且说说看。”叶寒司根本不相信魏依依能够解开,声音不耐道。

魏依依虽然脑子简单,不过记性还是有的,所以她指着图纸,按照楚玉惜方才说的方法,完完本本地告知了皇帝。

她说罢,抬眼偷偷去看叶寒司,却见叶寒司虽然眉目紧促,眼底却闪烁着亮光,明显是心情不错的样子。

这就说明那楚玉惜的破阵方式是对的!她要立功了!魏依依高兴地想道。

然而,她想不到的是,叶寒司却目光灼灼地盯着她,问道:“然后呢?”

“什么然后?”魏依依一下子就懵了。

杨昭仪忍不住在心里笑了出来,果然,那楚玉惜也不是蠢的,她只给魏依依说了破阵的第一个步骤,后面的没有说呢!这魏依依根本不懂兵法,哪里知道楚玉惜耍她呢!

“秉陛下,后面的法子臣妾知道。”杨昭仪适时地上前一步,将袖中的图纸掏了出来,纤纤玉手徐徐展开,一张圈画过的图纸赫然出现在叶寒司的眼前。

“刚才魏昭仪说破解阵法需要找到生门死门,也指出了生门所在,杨昭仪你的图纸倒是圈画出绕过死门进入生门的路线,但是死门怎么击破呢?”叶寒司轻飘飘地问道。

杨昭仪也是哑口无言!

“你们连五子阵不比其他阵法,它的诡异之处就在它需要击破四个死门,才算是破法都不知道?却敢妄言自己懂得破阵?当朕是傻子吗!”叶寒司前头的话还算温和,后面一句话,却冷意十足,带着严厉的警告。

魏依依还处在懵逼之中,杨昭仪脑子转得快,却是一下子明白了!

这楚玉惜哪儿是好心投诚她,根本就是在利用她!她深知不管示好哪一个,这阵法即便是解了,功劳也落不到她的头上,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让她和魏昭仪两个作垫脚石,将她的解法捧到陛下跟前——

是她大意了,着了她的道!这个贱人,不是说被打入冷宫快要病死了吗?怎的竟生出了这么厉害的招数来!这下子,不仅她和魏依依丢了脸,她也要从冷宫出来了吧!

“说!这破解的法子,你们是从哪里得来的!”叶寒司蓦地拔高了嗓音,冷斥一声。

魏依依和杨玉琼都吓得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异口同声道:“是楚玉惜,是楚玉惜教我们的!”

叶寒司微微敛了敛眼底冷沉的神色,狭长的双眸中却添了几分嫌恶。

楚玉惜,他记得,本来看在她性格乖顺家中又无权势,对她有几分好感,甚至传唤她在御书房研磨添香,却不想,她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子下与侍卫暧昧不清,私相授受,若不是被揭发了,恐怕连绿帽子都给他戴上了!

“来人,摆驾冷宫,朕倒要看看她搞什么花样!”叶寒司一撩龙袍,神色冷凝道。

楚玉惜早已在冷宫中恭候,杨昭仪吩咐花嚒嚒带了些好东西来给她,虽然花嚒嚒昧下来一些,但剩下的,她还是饱餐来一顿。

吃饱喝足,打扮妥当,她适时地听见了一声尖细地嗓音:“皇上驾到。”

楚玉惜神色淡静,低头福身,行了礼:“见过陛下。”

叶寒司从步辇上下来,并没有正眼看楚玉惜,负手而立,站在这凄清的冷宫之中,气势凛冽道:“听说你能破五子阵?”

楚玉惜不卑不亢,声音平和清晰道:“回陛下,臣妾得确可以破这五子阵。”

“来人,摆图。”叶寒司居高临下的招了招身后跟着的随从,冷声道。

下人很快将一幅五子阵图铺好,这图画的甚是逼真,上头的景物摆设城墙竹林,纤毫毕现,活灵活现,却又透露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楚婕妤请。”叶寒司淡淡地掠了她一眼,冷声吩咐道。

楚玉惜却分毫不动,反而抬起眼,直视帝王,从容道:“陛下,这个阵我的确可以破,不过我有条件。”

“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朕谈条件?”叶寒司一听,整张脸都了下来,目光冷沉地盯在楚玉惜容貌清雅的脸上,扯出一抹讥笑,“你有条件,该不会是求朕将你放出宫去,与那被流放的侍卫双宿双栖吧?”

若是这样,即便他破了这五子阵,也将沦为天下的笑柄。他叶寒司颜面何存?皇家颜面何存?

“陛下,我是冤枉的。”楚玉惜脸色不动,缓缓开口道,“我需要离开冷宫,需要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另外,我想见我弟弟一面,若是陛下满足我,这五子阵我一定破开,否则我楚玉惜愿意以死谢罪。”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