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信息发布_热门小说在线阅读 - 嘎嘎小说网

您的位置 : 嘎嘎小说网 > 小说库 > 基地继承人
基地继承人

基地继承人 Futuretech

连载中 战斗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30 18:55:38
以神之心灵,去夺取神的力量——基地箴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那个晚上,我基本没睡。

光靠教给埃斯通卡娜公主剑术让她取胜,已经不可能了。对方手中握有一个这么大的把柄,再加上公主如此重视查纶殿下,我相信即使真的要用命去换回她的哥哥,她也会愿意的。

所以,我只能先想办法把查纶给救出来,再思考如何让她赢下决斗么?我辗转反侧,一开始觉得这并不是一个稳妥的好办法。但直到天空有些泛鱼肚白的时候,我才想明白:事已至此,这是我想要帮上忙、唯一可以做的了。

唉,我一边下定决心,一边丧气地感叹道,

又被卷进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中呢!

——两天后,我决定先去阿拉克洛德公爵的城堡了解一番,找到查纶被关押的位置。如果时机合适的话,正好把他就出来。于是我向公爵要了一份当地的贵族分布图。

“我想熟悉下地形,顺便有时间的话去看看他们那边的剑术如何。”

这样说,公爵就很放心地把地图给我了。只不过,在我即将走出书房的时候,他突然问了一个令我心惊肉跳的问题。“艾卡(Ecca,Exstlcara即埃斯通卡娜公主的简称)的剑术训练最近怎么样了?你觉得她有多大把握能赢下决斗?”

“哈哈...这个不太好说呢,不过我觉得她算是个聪敏的学生吧。”

公爵走到我面前,厚重的的手掌拍在了我的肩膀上,巨大的力量让我差点就跪了下来。

“你这样一说我就放心了!”

走出了书房的我依然惊魂未定,其实我这几天都没有见过埃斯通卡娜了。但她以目前的状况、想要一直瞒住公爵是不太可能的,这件事迟早要做个了结。出了城堡,我便按照上面的指示向阿拉克洛德公爵的城堡走去。因为不熟悉地形,再加上没有带任何能够指示方位的东西。我直到接近傍晚才到达了另一座城堡,而我还并不是十分确定这就是我要找的那一座。尽管外观上和艾薇雅的描述非常相似,但里面却洋溢着热闹非凡的气息。从城堡的窗户里闪烁出的光芒,连站树后面我的脸都能照得一清二楚。各种颜色闪烁着,仿佛正在举行着盛大的舞会。城堡被悠扬的音乐声围绕着,时不时还能听到欢呼和喝彩。

我不会......真的找错了吧......

虽然对公爵皇兄的家庭不是很了解,但我在公爵家中,这样的场面是一次都没有发生过的。最后,抱着莫名的信心和试一试的心态,我用ODMD飞上了城堡。找了一间看上去没什么亮光的屋子,从窗户里翻了进去。

这是一间很陈旧的屋子。刚一进去,我就闻到了一股很重的药水味。和现代大医院里的消毒药水并不一样,是那种草药熬煮后的气味,可能是因为放置太久,这股气味并不是那么好闻、苦中发酸,碰到舌头还有一种涩涩的感觉。等我适应了室内的光线后,环顾四周,发现室内大大小小的瓶罐杂乱地堆放着,里面装着颜色各异的奇怪液体,还有连接着一口大缸的萃取装置,不过上面已经蒙了厚厚地一层灰。

这会不会是传说中的炼金术?

虽然炼金术早就被现代科学证明是一门伪科学,在不改变原子内结构的情况下是无法完成元素转换的,但我对中世纪炼金术士的研究还是很感兴趣的。所谓不知者无谓,正是在什么都不了解的年代,人们才会相信,用一口沸腾的大锅能够熬制出黄金和长生不老药来吧。我饶有兴趣地翻看着桌上的实验笔记,但那潦草的字迹我一个也看不懂。直到又一声从楼下传来的欢呼才将我从炼金术士的世界中拉了回来。

对了,得下去调查一番才行呢。

我在门侧站了许久,确定外面空无一人时,才走了出去。道路的尽头是一座木质楼梯,看上去很有年头了,但红木质地保养的很好、焕发出了圆润的光泽。

太好了!和公爵家的设计是一样的。我蹑手蹑脚地走下去,感觉光线在一点点地消失。到了差不多是一楼的时候,我听到了嘈杂的声音。

“上菜怎么这么慢?!”

“喂喂、都吃完这么久了还没有人去收拾?”

感觉一片混乱,忙碌地仆人们在大厅和厨房间忙碌地穿梭着。虚掩着的门中依稀可以窥见晚会的热闹场景,场面之大,即使是把公爵家的仆人们也全部叫来、我都不认为他们能够承担这繁重的任务。真是够辛苦的啊。

所幸的是,在我从他们身边轻手轻脚地走下楼梯时,忙碌而筋疲力尽的仆人们并没有特别注意我。

再往下走,打开了几扇厚厚的木门,里面是藏品丰富的酒窖。美中不足的是,里面显得十分杂乱:经常能看见一个突兀的红酒瓶被放在一排整齐的香槟酒中,有些酿酒的大木桶打开后忘了关上,让酒窖里充满了酒的香味;已经见底的酒瓶被放在了未开封的酒箱旁也不知是因何故。在其中一个酒窖里,我听见了里面隐隐约约的呻吟声。顺着声音找过去,发现在酒桶后面的一处暗门。但这扇暗门是铁质的,我没办法打开。只能从铁门上面的小窗口朝里面望去。

里面和我之前所见到的繁华是完全的两个世界。高挂着的煤油灯阴暗恐怖,空气中混合着血液和腐败的臭味。空间一直向我的视线方向延伸下去,一间间小房间全部都用锈迹斑斑的铁杆封起来,其它用的则是像牢房一样、上面开有一个铁栅栏小窗口的门。每个房间的门都是关着的。但我不能判断每个房间里是否都有人。

拉帕斯囚禁了这么多人,难道每一个都是用来要挟别人的道具么?我对这种卑鄙的做法感到愤怒。正当我侧过头,想将耳朵从门上的铁栅栏穿过去的时候。后面传来的一声断喝让我吓了一跳。

“喂!你在做什么?”

我转身一看,只见一个瑟瑟发抖的仆人躲在一个士官模样的人身后。他嘴上不断重复着“我什么都没看到”、“我根本不知道这里有扇门”这样的话,显得十分紧张。而那位士官则是一脸狐疑的表情。手放在剑柄上,但他的看上去十分犹豫,不知道是应该迅速拔剑还是做其它的动作。这里光线很昏暗,我很快就判断出,他应该并没有认出我是谁,甚至可能把我和阿帕斯王子搞混了。毕竟我来这里这么久,也只见过他的一头白发。于是我准备将计就计。阿帕斯的嗓音尖锐、有些沙哑,和我差别很大。所以直到现在,我一直沉默着。

应该做一些什么样的动作,让他认定我就是阿帕斯呢?最后,我把手伸向了暗门的门把手,扭了几下;又故意甩动用于锁门的铁栓,发出叮当叮当的声音。我想让他误以为我是刚刚进去了,然后正要把门锁上。

这一招果然有效,士官马上跪在地上,低下头:

“对不起,光线太暗了竟然没认出拉帕斯大人,小人的过错还请不要计较!”

我现在应该要如何回复他呢?有没有可能在不引起他注意的情况下离开这里?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没了语言、交流是很难进行下去的。

沉默的气氛持续了几秒,我最终还是向出口走去——也就是仆人和士官所在的方向。所幸的是,士官一直都没有把头抬起来,那位仆人也哆嗦着、一直不敢看我。很快,他们就都在我身后了。正当我打算舒一口气、准备离开的时候,士官却突然起身,

“王子大人,前几天你拜托我调查的事情......”

虽然我很想听一听下文,不过现在还是跑吧。

于是我直接向前冲去。

“请等一下、王子大人!”

我从地下室冲上了一楼,那里端着盘子的仆人们看见我都惊慌失措地躲避着。我想走上楼梯、从我进来的那个房间跳出

去、他应该就没有办法找到我了。但事情总是事与愿违,当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楼梯、上到二楼转角处时,通向三楼的楼梯被一位体型硕大的老头挡住了,而我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

“你谁、谁啊?走路给我看着点!”

他长满横肉的脸上一双眼睛小的出奇,死死地盯着我,粗俗的话语和刺鼻的酒气扑面而来。而此时,士官已经追到一楼了。

这里的光线亮得刺眼。

“拉帕斯大人、请等一下!”

万般无奈的我只好冲进了二楼的一间房间,并锁上了门。

“是侯爵大人啊,您喝这么多不要紧吧?”

“这、这算什么!想我年轻的时候...整个酒窖里的酒...我都能全部喝光!”

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当士官问道关于拉帕斯大人的去向时。

“哪有什么拉帕斯皇、王子,不就是个染了白头发的小痞、痞子。一、一下子突然撞上来懂不懂规矩啊、啊!”

“这话千万说不得呀,鄙人和大人都会有麻烦的。请问您知道他往哪里去了呢?”

“肯定是...是像只小老鼠一样,躲进了这其中一个房间里。我、我走了,还有好多酒没和过呢。”

外面传来了侯爵远去的一晃一晃脚步声,还有士官缓缓逼近的呼唤和敲门声。我高度紧张了起来。我站在了尽量离门远的地方,但很可惜,这个房间里并没有能让我藏身的地方,窗户也没有大到能让我跳出去。

实在要被发现的话,我只能把他打晕、然后再跑出去了。但这样一来,城堡被闯入就是不争的事实了。以后就很难还有机会进来。而查纶王子的性命也将成为未知数。急促的敲门声仿佛敲过了一个世纪,终于,在我所躲藏的房间门上响起了。

“拉帕斯殿下、请问您在里面么?”

我沉默着,希望得不到回应的他会就此离开。但就在这时,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了。这个房间带有一个洗手间。我进来的时候,由于过于匆忙,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大门紧闭的小房间。后来士官去敲其它房间门的时候,我又担心开门的声音会被发现而没有躲进去。现在,洗手间的门被打开了。

披着金发,身上只裹着浴巾的少女从雾气中走了出来。

完了。

——士官站在门外,心中满腹疑惑。

在他眼里,拉帕斯王子一直都是一个很可怕的人。他压榨着他的下属们,让他们比牛马还要辛劳地不停工作着,却从来不给他们任何休息的机会。一到他不顺心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受到可怕的惩罚。但是为什么现在大人一见到他就跑呢?他只能判断,肯定又是什么事情让他不顺心了,而这不顺心很快就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来。

唉,老爹。为什么我和你服侍贵族的生活,这么不一样呢?

他是个很老实的人,他现在只想赶紧找到王子,将发现的情况汇报给他,然后接受一通数落和一番惩罚。这样才能早早地回去休息。

于是他看见里面没有动静,又不厌其烦地敲了三声门。

“拉帕斯的话、他不在哟!请问你有什么事情么?”

他听到这个声音,浑身震颤,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

“阿尔弗雷德公主殿下?!没......我只是......有些事情想要汇报一下......”

“那就麻烦你了呢.....我一会儿去帮你问问伯父大人吧,现在刚洗完澡,不太方便......”

“真真真是十分抱歉!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他心慌意乱,逃一般地从房门口离开了。这是他第一次和公主殿下有这么长的交流。她的声音每次都让他充满了力量,这样一来,刚刚上气不接下气的辛苦奔波他也认为值得了。慌乱的他路上又和走过来的人撞了个满怀。不过这一次,他才是那个略显壮硕、轻易地将别人撞倒在地的人。

“混蛋!你瞎了?”

可怜的士官定眼一看,又直接跪在了地上。

“拉帕斯殿下!?您怎么会在这?刚才真是对不起!!!”

他把后半句关于他跑到哪里去了的疑惑咽进了肚子。在忍受了一阵数落后,

“殿下,关于你上次让我去调查的事情......”

就在士官离开后不久,在房间门后。依然只裹着一条浴巾的公主转过身来,看着靠着窗边的我,眼睛里泛着泪花。

“现在,能放过我了么?”

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显得十分可爱,让我有继续捉弄下去的冲动。不过只裹着浴巾这种姿态的话还是算了吧。从她和士官的对话中我才了解到,这位才是真正的公主殿下,国王的女儿。和公爵家的那位给人反差很大啊......果然让可爱的女孩子经历痛苦的事情然后变得坚强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都说了我不是坏人......”

在她打开卫生间门、走出来的那一刻,先看到的是蹲在窗户下面的我,她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我当时大脑一短路,竟然向她在嘴唇边举起了食指,示意她不要说话。结果当然事与愿违,惊讶的表情在她脸上扩大着,马上就要转变成一声尖叫脱口而出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腰间的钩索射中了她身后的木门和侧边的墙壁。强大的拉力一瞬间就将我拉到了她的身后。我把她控制住,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她无力地拍打着我的手臂,但并没有什么作用。

“请再忍耐一下,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等他走了之后我就立即离开。”

我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丰满的**和深陷的**让我不知道要把眼睛往哪放,头发诱人的香味更是刺激着我的嗅觉。士官并没有要走开的意思,他发现门被锁住之后,又敲了一次门。少女在我怀里动了一下,但并没有挣脱。

“有人在里面么?”

焦急的士官有询问了几遍。她又动了一下,脑袋转动着,她的眼神边缘捕捉到了我的视线。那是十分平静、清澈的眼神,没有一丝猜忌和抱怨。不过从她发抖的身体我还是能感受到她的害怕。

让我来打发走他,我不会告发你的。

她的眼神仿佛在向我诉说着。我也不明白当时我在想些什么。只是觉得,我可以放心地把我还有我身上承载着的他人的命运交给她。于是,我捂住她的手缓缓地松开了,放到了身后。她也确实信守了承诺。隔着门,和士官和平地交谈了起来。从士官的话和他慌张的态度中,我才知道了她的身份。要是我也像士官一般、没有认出埃斯通卡娜公主的话,现在也必定会十分慌张吧。但是在这位公主面前,即使我现在知道了她是公主,除了应有的歉意外,我并没有其它任何以下犯上的恐惧感。

我放开了她,一个人踱步到了窗前,想等着她结束后表示一下歉意再离开

能被称之为公主的人,也许正是因为有这样平易近人的魅力吧。不过,公爵家的那位也是有苦衷的嘛……

直到士官离开,她靠在门上,大大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有点害怕、又有点恼怒地看着我。

“能麻烦你先穿上衣服么?”

她仿佛刚刚才注意到自己几乎是一丝不挂的,她双手交叉在胸前,满脸通红地跑到我面前。

“让开啦!人家衣服都没拿!”

“是、是,公主大人。”

我向一边躲开,给她让出了位置。然后想走到卫生间里等她穿好衣服。但当她走近我的时候,一不小心和我碰撞在了一起,浴巾从她身上滑落了下来。

“呀!”她蹲下身子。

我帮她把浴巾拿了起来,披在她身上。

“这么不小心可不行哦!何况还是第一次见面的男性。公主殿下。”

又被恶狠狠地瞪了呢。长发真是个好东西,她走光的样子我是一点都没看到。

——“那么,你是谁?又为什么到这里来呢?”

她穿好了衣服,毫不客气地对我说道。我把我作为卢卡斯公爵家的剑术师,以及帮助埃斯通卡娜公主练习剑术的事情都告诉了她。但是关于我今晚前来的原因,我撒了个谎搪塞过去。

“王子听说我在教埃斯通卡娜公主练习剑术......”

"哦!所以你跑过来是想要偷偷观摩皇兄习剑的样子、然后再想出相应的对策教给公主对吧?这样是不对的哦!即使兄长大人是那样的人也……”

然后她就像一位大姐姐一样,教育了我将近半小时关于各种决斗的规则和禁忌,直到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做出这样“有损贵族荣誉”的事情为止。然后她又像孩子一般,眼神中露出了毫无保留的羡慕之色。

“哇......好厉害...直到现在父王都不让我学习剑术,说女孩子不需要那种东西。真是羡慕......还拿了全国剑术大赛的冠军呢......”

这应该是我第二次觉得这个称号不错的时候了。话说重点在这?

“我今天会来,是应了伯父一家的邀请来参加晚宴的。但晚宴中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就来这里休息了。”

“参加晚宴的话,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么?”我问道。

“嗯......一般来说贵族间是不会没有事情就突然找对方来吃饭的。大部分时候都有一些难言之隐,或者是不方便在正式场合说的事情。这种情况下就会叫对方到自己的家里来。然后在吃饭的时候或者是饭后一点点倾诉衷肠啦。

今晚的话,好像是伯父大人找父亲有什么事情吧......顺便就带我来了。不过具体是为了什么我也不清楚。”

她稍稍有些困扰的样子,思考着。然后发现我一直在盯着她看的时候,赌气地把头扭向了一边。那样子既俏皮又可爱。

“哼!我为什么要和你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说这么多...真是的......”

喂喂我可是正正经经的剑术师好嘛...

随后,我又询问了她有关埃斯通卡娜哥哥的事情,但她知道的也只局限于女仆告诉我的那部分。谈话结束后,她还拿着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木杆让我教她剑术。

唉,看来今天是没有什么收获的呢。

最后,当国王的仆从到门口来叫她的时候。

“你打算怎么离开?”

正当我想说这个不用担心时,

“要不你假扮我的侍卫,和我们一起出去吧!”

我觉得这个建议也不坏,再加上考虑到紧急情况,他们也准备了额外侍卫的衣服和装备。就答应了。她让我坐着,然后仔细地帮我打理着帽子的边缘部分,时不时地又叫我站起来,帮我把衣服扯平。

“帽子再往下压一点,这样别人就看不见你的白色头发了。白色的头发可是天选之人的象征哦!只有有贵族血统的人才会有这种发色的。不过极其稀少,几百年来也只有我的皇兄拉帕斯是这种发色了。你的祖先莫非也是一位贵族?”

“有那么夸张嘛...我对我的身世不是很清楚.......”

“不过要说皇兄他是天选之人,我可是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他的眼里就只有权力和其它丑陋的事情,他才不配做一位贵族呢!”

“为什么会这么说......”

“每次见到他都用下流的眼神盯着我看...然后问起他来却说从来没有要娶我的想法。三心二意的男人最讨厌了!”

......

无话可说。不过从她的态度中来看。她只是单纯讨厌这种心猿意马的态度而已。

“好了,站起来让我看看!”

我便站了起来,她围着我转了一圈。

“很适合你呀!”

天选之人意外地很适合侍卫的服装,这笑话真是把我冷到了。之后,我和她一起走出了房间,下面的喧闹景象也早已平静了下来。国王和皇后已经坐在马车里等她了,我和公主坐上了另外一辆马车。马夫挥下了鞭子,马车伴随着老马的哀鸣缓缓地驶出了城堡。一路上,我都小心翼翼地向窗外观察着。但我并没有找到王子的身影。

那个士官当时可能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说...这会儿我又对自己当时没有伪装王子把他所知道的事情问出来。不过现在他在酒窖下的牢房巡视也说不定。

“你是要到公爵卢卡斯·阿尔弗雷德家去对吧?我和父王说一声,就说我想去看看埃斯通卡娜公主了。”

我连忙摆手拒绝,说我是一个人来的,一个人回去也不会有问题。但是在公主的坚持下,我还是妥协了。最后,在点点星光的照耀下,孤零零的马车把我送到了上午出发的地方。

“到这里就可以了。那么我就先行离开了,公主殿下请保重。”

“嗯,下次记得一定要教我剑术哟!”

“......一定。”

下次还不知道是何时,何地,以何种身份相见呢。我直到现在才想起来,一直叫她公主殿下,但是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虽然回去直接问公爵会是一个很方便的选择,但我还是觉得现在更合适些。

“今天真是帮大忙了,谢谢。对了,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感觉她的脸有点红红的,她把身体从马车里探了出来,小声地在我的耳边说,

“我的名字是密尔里·阿尔弗雷德,叫我密尔里就好了。”

随后,她回身坐好,马车就扬长而去了。

真是个一点都不像公主的公主呢。

一到城堡,我又被为了帮我开门而守夜的艾薇雅数落了一顿。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