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信息发布_热门小说在线阅读 - 嘎嘎小说网

您的位置 : 嘎嘎小说网 > 小说库 > 魔尊在隔壁,妖后从了吧
魔尊在隔壁,妖后从了吧

魔尊在隔壁,妖后从了吧 我本褴褛

已完结 神仙妖精 武侠小说

更新时间:2020-05-29 16:51:50
万年前,天、妖、魔三界征战不休,各族死伤惨重,战乱波及人界,导致人界灾害连连,许是上天看不下去了,降下神罚。妖王棠棣被推进轮回,失去了记忆。万年后,小妖精冥玖,被带到天界,所有的故事都从这里开始。酒卿裴印、天帝裴连天、神尊卿渊、鬼使白柒、灵兽南忧,以及那个早已刻在脑海中的人,都再次出现,带着她一步一步揭开尘封已久的过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裴印在说起茗湘时,面上的表情温柔极了,眼里泛着光,一眨不眨的盯着距他一臂之远的桃树,仿佛她此时就在那里似的。

五千年前,裴印被封为酒卿不久,虽然掌握了一手酿酒手艺,但酒坊还未搭,他便不能给天界之人露一手。天帝近来又因为茗族的事犯愁,自己不能去麻烦他,就只有亲自动手。

虽说裴印居住在三重天,但论修为来说,他比东面住着的仙君们差的远了,因此在实物不完全的情况,他是建不好酒坊的。

于是乎,接下来的几日,裴印便在天界各处晃荡,找可以用到的东西。

像茗族这样的族仙都是居住在一重天和二重天之间,如果其中有人谋得了职位,便会离开族人,自行生活。不过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族仙之中能有人脱颖而出。

在酒坊搭到一半时,裴印听说茗族的宝物找到了,他当时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当机立断扔下酒坊,跟着卿渊神尊跑到茗族看宝物。

“你的酒酿的如何了?何时能让我尝上一尝啊?”卿渊神尊笑意连连,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裴印有些难为情的挠了挠头,笑道:“八字还没一撇呢!至今为止酒坊都还没有搭好!”

卿渊神尊回头看着他笑了下:“不急,慢慢来。”

裴印点点头,说道:“等搭好了,酒酿出来,第一时间送去让你尝尝,到时候你可不要嫌弃我酿的不好啊!”

卿渊抿嘴摇头道:“自然不会。”

接下来的时间里,裴印将自己听闻的趣事说给卿渊神尊听,等他们到达茗族时,裴印都说的口干舌燥了,但依旧兴致勃勃,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卿渊神尊哭笑不得,倒是也没有打断他。

“阿印,你不在瑶山境好好待着酿你的酒,怎么到这里来了!?”

裴印的话突然被打断,他非但没有丝毫恼怒,还笑呵呵的回头看向叫他名字的那人:“听说茗族丢失的宝物找回了,我闲来无事就跟着卿渊神尊来看看,不过这宝物究竟是何物,竟然劳烦舅舅你亲自前来!”

卿渊神尊紧跟他其后,弯腰行礼:“天帝安好!”

天帝扭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裴印走过去站在天帝旁边,他平日里并不常见他这个舅舅,但不得不说自从他母亲离开之后,舅舅对他还是很好的,舅母对他也是无微不至的关心,虽说两人对他都好,但不过天帝和帝后的关系并不好,两人之间更是连孩子都没有。

他曾经听到过两人之间的谈话,时隔太久,具体内容他已经有些记不清了,不过其中有几句话他无论何时都忘不了。

灯火通明的大殿上,空荡荡的只有两人面对着站着。

“裴连天,大婚当日你是怎么跟我说的!那之后又是怎么对我的!现在我不过是一时糊涂做错了决定,难道你还要杀了我不成!?”

“你走吧!回你的凤鸣殿去,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我怕我真的会忍不住杀了你!”

“呵!既然她对你那么重要,你当初为何要娶我!只有在她死后,你才敢将你的真实情感表露出来,真是令人恶心!”

“啪--”裴连天伸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帝后脸上,帝后没受住力,晃荡了几下,跌坐在地上,抬起头怒视着他,用细尖的嗓音喊道:“别说她死了,就算还活着,在她身边待着的人,也永远不会是你!”

“你给我滚出去!滚!”

两人的谈话结束在裴连天的咆哮声中,那时裴印个头还很小,藏在门外偷偷探个脑袋进来,竖起耳朵听,他们都没能发觉出来。

“砰--”的一声响,裴印膝盖吃痛,回过神来,他皱眉微微低头看去,原来是碰到了宅门口的石狮子。

“阿印,怎么了?”裴连天走在前面,此时听见声响,回过头来。

“没事,不小心碰到了而已。”裴印抬头看向裴连天,笑着快步走过去:方才回想的太过认真,不知不觉间竟然拉开了这么长的距离,还好舅舅没有注意,否则问起来,可是不好作答啊!

进入茗族的族长的居地,裴印伸长脖子左看右看,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族仙的地界,难免有些好奇。

卿渊神尊和他并肩,看到他这般模样,抿唇偷偷笑了好久。

裴印的模样与他父亲并没有过多的相像之处,所以每次见到他时,卿渊总能想起已经离开很久的裴印的母亲。

“卿渊神尊,你有在听我说话吗?”裴印伸手在卿渊的眼前晃了几下。

“啊?”卿渊忙扭头看过去,对他轻笑,“抱歉,走神了!你能再说一遍吗?”

裴印伸出食指,指着天帝所在的位置,卿渊随着他的手指看去,看了许久之后都看不出任何异常,便不解的看向他。

“那……那个姑娘是谁啊?”不知是不是这里的太过于暖和,裴印的脸颊浮现出两抹绯红。

卿渊再次看过去,随即轻笑:“你不是说要来看茗族的宝贝嘛!你方才口中问的就是那宝贝啊!”

“啊?宝贝是一个姑……姑娘?”裴印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巴。

“哈哈,别那么惊讶,这姑娘可是比一般的宝贝更宝贝啊!”卿渊笑着说道。

“此话怎讲?”陪我皱眉问道。

“这事可就说来话长了。几十年前,茗族上任族长寿数将近时,曾梦到有神仙将一个抱在怀里的孩子放到了他们村子边上的古树之上,那孩子周身围绕着一圈白雾。第二日族长睡醒后,将现任族长叫到面上,将他梦到的事尽数告知,并嘱咐现任族长,若真的有这个孩子,一定要谨慎善待。”

“他话刚说完不久就断了气,七日之后,族人在古树之上发现一个孩子,带回来之后,族长亲自取名,带在身边养大。十多年过去,并没有什么神奇的事发生,族长也渐渐的忘了老族长说的话。随着那孩子一日日长大,族长年岁渐长,便畏惧生死,开始研习修仙之术,那孩子尽然在此期间帮了他许多,直到他带着族人飞升那天,他才重新想起来老族长说的话,那孩子便也因此,被扣上了这么一顶高帽。”

听卿渊神尊说完,裴印了然的点了点头,眼神不自觉的飘到了被天帝和茗族族长围着的姑娘身上。

也许是他的视线太过于炙热,那姑娘竟扭头看向了他,四目相对,裴印慌忙别过脸去。

“卿渊,阿印,你们站那么远干嘛?过来啊!”天帝回头瞥了他们一眼。

卿渊神尊抬脚正要往那边走去,裴印连忙伸手拉住他的衣袖,卿渊回头“嗯?”了一声,裴印有些急切的问道:“她叫什么名字啊?”

卿渊先是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轻声说道:“茗湘。”

这是裴印和茗湘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裴印全程涨红了一张脸,倒是茗湘笑意盈盈的和他搭话。

过了几日,裴印的酒坊搭成,立马埋头酿了几坛自己拿手的神仙醉,往卿渊神尊府上送去一坛之后,又给天帝和帝后分别送了一坛,然后又留下一坛给嗅着酒香前来的仙家尝上一尝,最后带着仅剩的一坛跑去族仙地界找茗湘去了。

“湘儿,这是我刚酿的酒,你尝尝看!”

“你自己酿的?”茗湘从裴印手里接过已经开了酒封的坛子,小小的喝了一口,口中顿时酒香四溢:“嗯。这什么酒啊?好好喝啊!”

裴印笑嘻嘻的说道:“神仙醉。你若是喜欢,等我明日酿好了,再来送于你喝!”

茗湘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笑道:“好!说好了!每日都要送哦!”

裴印笑道:“嗯。每日都送。”

片刻后,他又道:“湘儿,你如果每日都喝,身体应该会难受吧!”

茗湘摆手:“不会!不会!你尽管放心好了!”

裴印点头应下:“嗯。”

虽说裴印口头上是这么答应的,但实际上并没有每日都给茗湘送酒,每次都会隔上几日,才会去找她一次,茗湘倒是也没有说什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过去了。

自从他开始酿酒之后,天帝总差人送来酒方,其中有些是他知道的,大多数却是他不知道的,所以只要不去找茗湘,他就会待在酒坊里酿酒。

茗湘来瑶山境找过他几次,每次来都是找他要酒喝的,不过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在这一来二去之间,变得越来越好。

渐渐的天界所有人都知晓了,酒卿仙君和茗族茗湘,总是形影不离,关系好的不得了。

茗湘和裴印在得知后,都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事实也是如此。

随着族仙数量的增多,各族之间都迫切的希望自己族内能出现一个有职位的仙君,茗族倒是没有什么着急的,毕竟有茗湘这个宝贝在,族里出现个仙君便是易如反掌之事。

午后,瑶山境内,雪林之中,茗湘抱着酒坛子靠在雪树上,裴印坐在她旁边,手里端着一盘杏仁酥。

“裴印,你说做神仙有什么好的?做人的时候觉得神仙可以不为任何事烦愁,结果做了神仙之后不但没有减轻犯愁,反而更严重了!”茗湘一边往嘴里灌酒,一边说道。

“你在烦什么?”

“族仙之争啊!族里因为我的缘故每个人都有恃无恐,可我自己并没有什么能让他们依靠的啊!”她眉头紧蹙,面上没有一丝笑意。

裴印将杏仁酥递到她面前,茗湘拿了一块放进嘴里,嚼了几下,便听见裴印问道。

“湘儿,你想脱离族人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